2016贵州高考网博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回复: 0

晴天依旧

[复制链接]

20

主题

20

帖子

99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1

积分
99
发表于 2017-9-11 17: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晴天依旧
      
   
    她,叫夏晴天,今年二十七岁。晴天喜欢坐公交,喜欢一个人待在后排的最角落里。因为,只有那样,她才有“空闲”去回味自己的“故事”。晴天爱幻想,从懂事开始就一直爱。早在几年前,或者说在她二十一岁时,她编织了一个无比甜蜜而又伤痛的爱情故事。毫无疑问,她是故事的女主角。当然,她陷进去了,已经无法辨别她经历的或许只是脑海中想象的乌托邦式的恋曲。
      
    公交车一路颠颠簸簸无法打断晴天的思绪。故事进展到什么地步了?等一等,等一等,她闭上眼睛对自己说,别进展的太快,别进展的太快,楠昭要向方晴“摊牌”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晴天动了动,将头斜靠在公交车的玻璃窗上,以一个舒适的姿态入定,然后闭上眼睛假寐,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她的故事在前进着。
      
    楠昭已经骑着刚买的崭新的摩托车向方晴家附近的方向急速驶去,口袋里一枚1.98克的黄金小戒指不安分的四处跳跃,仿佛他那颗激荡的心。是的,他要向心爱的女孩方晴回应自己等待已久的心。想想,他们认识将近七个年头,可方晴,那个流过口水在他背上的害羞女孩,就那么突然的、云淡风轻的,一下子钻进了他的心头怎么也挥散不去。不管在认识她之前或之后他交往过多少个女朋友,却没有一个可以替代方晴给予他的那种感觉。对于方晴,他想爱似乎不敢,多次的试探多次的玩笑都得不到方晴的确实回应。方晴的“高傲”似乎有那么一段时间令他生恨。只是他一直不知道他的浅尝辄止、他的玩笑、他给予的暧昧,让方晴在多少个日夜忽喜忽悲,不能成寐。然而,昨天,就在昨天,方晴终于向他表露心迹。他欣喜若狂,单身两年多了,原来他一直等待的人就是最初驻进心里的那个。原来,原来,她一直在那里,不曾离开。
      
    十一月的天气虽不至于太冷,但在这傍山的小城,夜晚七八度的气温还是冷得让人直打哆嗦。老人小孩早已裹上抵寒的冬衣,更多时尚的青年男女则单薄得让人“心痛”。楠昭属于两者之间偏下的那种,衣着不太少也不尽多。一件白色衬衣,套一件浅灰色不规则西装,西装是多年前方晴送给他的,如今终于有机会穿出来了。白天还在太阳底下直呼冷的他,此刻全然不知冷的滋味。他面带微笑,想象着方晴该是缩着脖子站在灯火最辉煌的一处等他,他知道方晴怕黑怕一个人,所以他不自主的加快了马达。
      
    还有一刻钟就是他们约定的见面时间,从方晴家走过去大约需要五分钟,现在她一定已经到达了约会的地点,想到此,心不由得一暖。方晴从不会让他等,导致他有那么一段时间认为方晴不够淑女而刻意拉开距离。想到此,楠昭就无比悔恨,当初的行为应该有伤害到方晴吧。哦,方晴,可爱的女孩,再等我两分钟,两分钟就好。哦,天,这该死的红灯,怎么偏偏在关键时刻亮起呢!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是二十八,闯过去算了。
      
    哦,不!夏晴天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急刹引起的疼痛惊醒过来。公车急刹使得她整个身子向前撞去,头不偏不倚的磕在前座的椅背上,牙齿咬到舌头正火辣辣的疼。该死的,摔倒的乘客大声的抱怨。坐定后的晴天终于明白,原来是公交司机为了避让突然杀出的出租车而采取的“非常手段”。妈的,不要命了!司机怒吼。天啦,真是恐怖!乘客们拍打着胸脯给自己压惊。算了,算了,没事就好。热心的乘客劝导着怒气冲天的司机,那个的哥下次该吸取教训了的!妈的,他迟早要被撞死在路上!司机喋喋不休。一场插曲在车子的启动中慢慢平静,晴天明白这虚惊一场并不是自己小说里的,而是现实生活,于是便不再关注,继续闭上眼睛。此时,离她要到的地方还有好几站,她还可以构思不少情节呢!
      
    不行,不行,不行……晴天在脑海里大喊,楠昭不能被红灯阻止,他闯红灯的后果必将是车毁人亡。她喜欢这个有些花心,心眼却不坏的男孩子楠昭,她不能让他不幸福,她更不能让她的方晴再流一滴泪。前面的情节已经够让这个女孩伤心的了,好不容易等到男孩回头发现站在背后的她,她一定会幸福的。
      
    好的,就从交通指示灯还停留在绿色的时候开始。楠昭心情无比愉悦,一路畅通无阻的行驶在沿湖风光带的边缘。人群也似乎特别懂味,一个个走在人行栏内,为他留出一条宽敞平坦的行驶之路,就连刚起的蒙蒙细雨也增添了不少浪漫情调。他想象着撑起一把伞的方晴该是多么的迷人,他肯定会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她,也一定要亲手为她戴上那枚小戒指。
      
    说起这枚小戒指,虽然只有1.98克,但足以令他自豪。那可是他跟着打金老师傅熬了一个通宵一锤一锤打出来的,虽然做出来的成品略显粗糙,但亲力亲为的意义大不一样。方晴的手指纤细修长,戴上去的效果,嗯,应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是什么呢?哦,想到了:瑕不掩瑜。呵呵,楠昭满意地吹起口哨,为自己没有忘记的成语而秋风得意。
      
    果真,楠昭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路灯下的方晴,兴奋的他不停地鸣着车笛,引起路人的不满。此刻的他哪还有心思去管别人的白眼,他眼里心里看到了只有方晴一个人。方晴循着笛声转过头,用手挡着刺眼的灯光,没有移动。待到车熄了前照灯,停在离她只有一米远的距离时,她认出了他。
      
    楠昭,你来啦!方晴显得特别的高兴,蹦跳着跑过去。她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斗篷外套,一条很修身的牛仔裤,一双带点小跟的短筒靴。她就像一个遗落凡间的公主,不然人世间怎么可以看到如此清丽脱俗的面孔和笑颜?想我楠昭该是多么的幸福啊,多么的羡煞旁人啊!楠昭的心有些飘飘然,这个女孩子从此刻开始将盖上一个章:楠昭专属,楠昭的女朋友,楠昭的老婆,哈哈。
      
    楠昭,你不冷么?方晴缩着脖子问笑的奇怪的他。
      
    不冷啊!楠昭说,他确实不中科白癜风冷,他已经忘记了冷是个什么感觉。不过,他倒是希望方晴离他再近些,最好是可以用自己的脸庞触到她被风吹起的发梢。咦,她剪了新发型?那一头长长如瀑的青丝被酒红色的不规则的短发取代。
      
    剪了头发?楠昭用手摸摸她的头。
      
    嗯,冬天到了,打理长发太困难,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全剪了轻松。方晴似乎对自己精心留了近七年的长发毫无留恋,她露出爽朗的笑容。楠昭发现,方晴在他面前好像少了扭捏之态,说话也不似之前娇羞,此刻的她呈现的是一种中性偏柔的美。楠昭感觉心里像少了些什么?是什么呢?他一下子也说不上来。
      
    楠昭,带我去市区跑一圈吧。方晴说完,主动的跨上摩托,没有拘束没有害怕。
      
    没问题。楠昭似乎一下子就适应了方晴的“新变化”,此刻的方晴确实和从前大不一样,不过他似乎更喜欢现在的她,有种新鲜的刺激感。
      
    方晴一路上没有说话,很自然的将双手环在楠昭的腰间,脸贴在他的后背,楠昭很享受这种亲密带来的温度。
      
    想起第一次方晴坐他的摩托车。那是在四年前,方晴还在读研二的时候,一次高中聚会,方晴迷路,他去接。那时,正值初夏,她穿着一身的绿很引人注目。见到楠昭时她微微有些脸红,尤其是坐在车上,拘束不已。尽管他们认识已有三年。楠昭透过反光镜看到有些不自在的方晴不停的用手按住被风吹起的长发,不禁笑了起来。因为分神,摩托车来不及避让一个凹凸地而直接从上面颠簸过去。
      
    哦!方晴在后座轻哼一声,然后不停的揉捏嘴巴,似乎很痛。再然后她笑了起来,笑的很奇怪,笑的很傻,笑的很开心。
      
    你在笑什么?是不是笑我技术不好呀!楠昭故意说道。
      
    没有啊。方晴的语气里带着娇气,吐词不清是她害羞的表现,这点楠昭早有发现。
      
    那你笑什么呢?
      
    你的衣服后面沾了我的口水。说完,方晴抿嘴笑起来,并用手轻轻的擦拭楠昭的后背。
      
    天啦,你,你,你……你要陪我新衣服!楠昭特别夸张的说,并不停的摇晃身体,摩托车也随之不停地摆动,引起方晴一阵阵的轻呼。
      
    那时候,方晴会不会正好喜欢他呢?楠昭想,方晴告诉他,她喜欢他很久很久了。可是,“很久”是多久呢,方晴说今天会告诉他。
      
    方晴。他轻轻的呼唤。
      
    嗯。方晴紧了紧环在腰间的双手,贴楠昭贴得更近了一些。
      
    冷吗?楠昭用手去摸方晴的双手,冰一般,不禁有些心痛。再等等,再等等,楠昭在心里默念,等我有钱了,就用四个轮子带你去游车河。
      
    把手放进我衣服里面,那样就暖和了。
      
    不冷。方晴摇摇头,两个字似乎是从鼻腔里发出的她再度把身子超前移了移,更紧的抱着楠昭。
      
    他们就这样心照不宣的行驶在大街小巷,没有言语,只有心与心传来的一阵阵温情。
      
    当摩托车经过又一个交叉口时,方晴喊了“停”。她下车,低着头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停下的秋雨又开始淅淅沥沥的飘起来,打在脸上很轻很柔很是舒服。
      
    感觉像下雪了般。方晴抬起头笑着说,迎面对上了楠昭无限宠爱的眼神。
      
    真是个小傻瓜,等下雪了,我带你去看雪景。楠昭很自然的用手整理方晴凌乱的刘海。方晴扯出一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丝笑容,在细雨中再一次抱住这个令她爱了、怨了近十年的男孩。
北京白癜风医院     
    楠昭,我爱你。方晴用嘴抵着楠昭的肩膀含混的说出了憋在心里七年的话。也许,楠昭并没有听清,但是她不介意,她是故意不说那么清晰的。太清晰的结果,往往是赤裸裸的痛。
      
    楠昭“嗯”了一声,回应着方晴的主动,用手摩挲着她的背,轻缓而有节奏。方晴忍不住无声的哭起来。他这是拥抱过多少女孩才有这般熟练的手法?她又吃醋了,尽管他从来不曾属于她,可她仍是吃了许多许多的酸味,加起来有十年那么长了。
      
    楠昭捧起方晴的脸,拭干她脸上的“雨水”,轻轻的一个吻,落在额头,落在眼睛,慢慢的,最后定格在轻颤的嘴唇上。方晴并没有回应他,雨越下越大,她闭着眼睛,任楠昭侵略她的唇,她的颈锁,甚至是她的,一切!
      
    一夜的狂风暴雨在第二天的清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满地的落叶证明了昨夜疯狂的痕迹。
      
    方晴的无名指上戴着那枚他精心制作的黄金小戒指,安静的一个人坐在候机室内,没有过多的留恋。
      
    十七岁,认识他。二十一岁,他认识她。二十七岁,她对他表白心迹。这十年的光景,绕着他给的暧昧、玩笑,或悲或喜,或忧或伤。这十年的光景,他交了四个女朋友,她拒绝了四个男孩子的追求,接受了一个小她三岁男生的“爱情”送走了自己的“初恋”。这十年的光景,她多少次试图抹掉有关他的记忆,却因他一次次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而欣喜而失落而遗恨。
      
    广播里她的那班航机就要起飞,她随着人流向登机口走去,摸摸无名指上,那枚戒指仍在,右手终于不再孤单,而左手,也许将会从此孤寂一生。
      
    此刻,熟睡的他该是幸福的吧!
      
    下一站……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依次下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2016贵州高考网博会论坛  

GMT+8, 2017-9-22 07: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